韓浩月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6日12版)
  有這樣一個男人,粗魯,酗酒,身上穿著破爛的衣服,還散髮著令人難忍的氣味,他經常被當地的治安官員訓斥一通兒,和不明不白的女人搞在一起,他是島上人人見了都要退避三舍的家伙,是“混蛋”的代名詞,要是有特別優秀的女人願意嫁給他,除非是神明顯靈。這個男人叫金吉。
  島上有個教會負責人,他有一個妹妹也信教,穿著朴素的服裝,性格過於傳統,同時敏感又拘謹,是個老姑娘。老姑娘十分愛惜名聲,會主動迴避一些麻煩的場合和麻煩的人,保持著小島上層階級的矜持,說白了就是高不成低不就吧,一直沒能嫁出去。這樣的姑娘放在哪兒都挺愁人的,因為沒人能說服她勉強就把自己給嫁了。這個老姑娘的名字叫瓊斯。
  為了請來給哥哥割闌尾的醫生,瓊斯小姐不得不搭金吉的船去另外一個島,路途中遭遇船隻推進器損壞,不得不停靠在一個無名小島上過夜,以等待天亮維修船隻。於是,小島之夜成為令人擔憂的一夜,瓊斯小姐知道自己遇到危險了,金吉這個惡人一定不會放過她的,另外還有同行的幾個男性船員,誰知道他們坐在篝火邊喝個爛醉之後會發生什麼?
  作為讀者,也情不自禁地以為瓊斯小姐凶多吉少,對於金吉這樣的家伙,我們在文學作品里看到的多了,他們無惡不作,不放棄任何一個侵犯別人的機會,別拿法律和道德來約束他們,因為犯罪之後他們很快會逃之夭夭,在另外一個混亂不堪的地方化個名字繼續為非作歹。這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夜啊,瓊斯小姐把各種糟糕的結果都想到了,內心已經痛不欲生,直到天亮才鬆開握在手裡用於防備的剪刀,然後昏昏沉沉地睡去,醒來時發現身上多了一件男人的外套。
  預料之中百分百要發生的事情沒發生,而根本想都沒想到的事情卻發生了。金吉某天收到了一個包裹,打開後發現如下物品:一套帆布衣服、一件網球衫、一雙短襪以及一雙鞋子,過了幾天之後,還收到了一份晚餐邀請,沒錯,送出禮物和邀請晚餐的人,都是瓊斯。從世俗的角度看,瓊斯小姐這是要謝惡人的不殺之恩啊,但從愛情的角度看不是這樣,經過那風平浪靜的一夜之後,瓊斯小姐愛上了惡人金吉,老姑娘主動射出丘比特之箭。
  該是答案揭曉的時候了,我們可以作為旁觀者採訪一下金吉先生,“難道那天晚上你一點兒非分之想都沒有嗎?”金吉的臺詞應該是這樣的,“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!瓊斯小姐睡得那麼甜美無助,除了給她披上一件外套,我都不敢靠近她。”瓊斯由此推斷,金吉是有自控力的人,但簡單以這一個理由就決定嫁給他,也太草率了吧,不過在瓊斯紅著臉補上這一句之後,我們大家就都可以理解了,“這些紅頭髮的人通常都有力”。
  上面複述的故事,是英國作家毛姆的一個短篇,名字叫《憤怒之船》,這是一個可愛的故事,它可愛就可愛在,講述了愛情的必然性和不可控性。如果瓊斯哥哥的闌尾沒有發炎,瓊斯小姐就不會搭上金吉的船,如果船沒有半路壞掉,就不可能有那緊張的一夜,這就是瓊斯小姐和金吉之間發生愛情的必然條件,如果沒有這樣的背景,瓊斯小姐是無論如何都瞧不上金吉的,但恰恰是她以為金吉一定會幹的壞事而沒有乾,讓她愛上了他。
  愛情的不可控性,更多地體現在了瓊斯小姐的身上。這真讓人感慨,女人愛上一個男人真是沒有緣由、不問出身、奮不顧身的,她怎麼知道金吉就一定能改造好呢?要知道之前他可是劣跡斑斑,他的身體的確強壯有力,但這對嚴肅拘謹的瓊斯小姐來說,身體條件的魅力真的如此之大?不要試圖給一個女人的愛情打那麼多問號,事實上是當她們愛上一個男人時,總會找到她覺得無可挑剔的而在別人看來卻十分可笑的理由。
  但這個故事又是成立的,大家讀完後都會由衷地覺得,她就是應該嫁給他,在他明白她的情意之後,她已不再是枯燥的老姑娘,而成了他心裡的神。不妨看看他對旁人說的一句話,沒有比這更好的表白了,“我已經決定和那該死的女人結婚了,就這樣。你不知道讓那些悲痛的罪人發出懺悔時的快樂,天啊!那女人還會做糖飴布丁,我從小到大也沒能吃到那麼好吃的糖飴布丁。”
  看看吧,該死的不是瓊斯小姐本身,而是她做的糖飴布丁,這個該死的糖飴布丁,讓金吉回憶起了“媽媽的味道”,可能還想到了他和別的男孩無異的美好童年。他愛糖飴布丁,所以也愛做了糖飴布丁的女人,這是典型的男人邏輯,能有這麼一個高貴的還有一門手藝的女人願意嫁給他,不答應才是蠢蛋。
  愛情的宏大,會讓一個個細微的東西都散髮出不一樣的光輝。對於金吉來說,奇跡發生了,他與過去徹底告別,學會了穿西裝打領帶,吃飯的時候不吧唧嘴,把鬍子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時候,看上去還是個紳士。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,知道他過去的人也忘掉了他的過去。瓊斯小姐這時候一定開心死了,女人天生有改造男人的欲望,還有誰比瓊斯小姐的成就感更強?她完全用自己的能力,把一個潛在的“強姦犯”,變成一個溫情有力的居家好男人。
  這個故事自然以喜劇結尾。別忙,還有“彩蛋”奉上,知道瓊斯小姐的新婚計劃嗎?她對島上的長官說,“如果你願意將汽艇借給我們,我們便打算去曾共度過一晚的那個荒島。我們都有一些美好的記憶留在那裡。我也正是在那裡才第一次發現了金吉的好。我想要去那裡獎勵他。”
  天哪,瓊斯小姐居然使用了“獎勵”這麼性感的詞。  (原標題:該死的糖飴布丁)
創作者介紹

Mraz

xk94xkahy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